年少輕狂的我是如何與姥姥相處

年少轻狂的我是如何与姥姥相处的?(有声读物)

我叫安琪,六岁之前在姥姥家生活,那时我觉得姥姥是我最亲的人。每天上学穿什么衣服、梳什么发型都是姥姥决定的,我觉得姥姥给做的都是最好的。渐渐地我长大了,开始看不惯姥姥做的一些事,而姥…

低头族,眼里还有谁,机不离手,QQ聊天,后果不堪设想,价值观扭曲,苦海

低头族,你的眼里还有谁?

想必大家对“低头族”这个词并不陌生,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性别,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阶层,不同国家的人,都纷纷加入了低头一族。“低头族”成了现今社会的一大“景观”,大街…

一封来自韩国的“福音”邮件

来自韩国首尔的“福音”邮件

亲爱的王纯姐: 你好! 当提笔给你写这封信时,激动的心情难以平静。 记得2007年的夏天,正值我生活陷入困境,看不到人生的希望之时,是上天的安排让你我相遇。第一次见面,你就把主耶稣…

八年心酸路,今日终见光明

八年心酸路:拜假神把我们全家害惨了!

我出生在农村,从小就受着封建迷信的熏陶和中共无神论的教育,根本不认识创造天地万物的真神,也不知道人的生命源于何处,更不知道什么是我们当敬拜的,而是在朦胧中度过每一天。记得小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