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还是信带领?

19岁那年我患上了胆结石病,结婚后,病经常复发,疼得我满地打滚,因治病花光了家里的钱,无奈之下,我们夫妻俩信了主耶稣。没想到,信主后病竟奇迹般地好了。我信心大增,在主耶稣面前立下心志:今生持守主的道,忠心事奉主,还报主的爱。于是我每天信心百倍地传福音,常常读圣经祷告、禁食、聚会;为有病的信徒祷告;帮助困难信徒干活;给被鬼附的人赶鬼;星期天给教会做饭等等,虽然每天都很忙,但我一点怨言没有,因我从主耶稣得的恩典太大了。因着我的热心追求,很快被教会选为执事,从此我便走上了事奉主的道路。

人云亦云,能否迎接到主的再来?

1998年的一天,我们教会带领去外省讲道回来说:“现在‘东方闪电’派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这不可能,主回来了,我们怎么没有看见,主回来应该先启示我们……这‘东方闪电’发展迅速,各宗各派有许多信主多年的人都接受了这个道,他们的书只要人一看,就马上被吸引住了,之后就很难回转。弟兄姊妹,你们千万不要到外面去听道,也不要接待陌生人……”听后我感到很不解,心想:“东方闪电”也太厉害了,那么多信主多年的人都被他们偷走了,不行,我得听带领的话,他事奉主多年,懂圣经,受苦多,主耶稣回来,应该先启示他的,跟随带领肯定不会错。从那以后,带领在聚会时除了讲奉献的道,就是讲怎样防范“东方闪电”。

1999年,我们教会一位很有名望的老弟兄和他女儿都接受了“东方闪电”,教会里像炸开了锅一样,议论纷纷。我得知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老弟兄事奉主多年,又懂圣经,对主忠心,他也被“东方闪电”偷走了,看来“东方闪电”可不一般啊!唉!老弟兄怎么不听带领的话呢?我可得听带领的话,免得走错路后悔都来不及。我常常跪在主耶稣面前祷告,求主看顾保守我。

2001年的一天,我们正在聚掰饼会,我看到一个弟兄去外面接完电话后急匆匆地走过来让我出去一下,看他一副紧张的样子,我立刻起身跟了出去。他说一位弟兄在本村巡逻时,发现我家弟兄的电动车放在××家的院子里,让我快去看看。我听后吓了一大跳,说:“那家不是信‘东方闪电’的吗?我家弟兄怎么会去那里呢?不可能,肯定是巡逻的弟兄看错了。”他说:“没有看错,他认得你丈夫的电动车。”听后我骑上自行车心急火燎地赶了过去。一路上我心中翻江倒海:这个人真是糊涂,带领再三交代不要与信“东方闪电”的人接触,你就是不听,我不敢多想,一个劲儿地往前赶。到了那家门口我急忙走了进去。这时出来一个男人,我气呼呼地质问他:“我家弟兄在哪里?他的车子怎么会停在这里。”他耐心地对我说:“你家弟兄去办事了,车子暂时停放在我家,马上会回来的。”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认为他在骗我,我边说边走进他家里,我再三追问他还是这样说,没办法,我只好回家了。到家后,我马上去找隔壁的王姊妹,跟她一起为我家弟兄祷告,求主保守他能平安回来。那时我连饭都没心思做了,站在门口左顾右盼等丈夫回来,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了,一看,他好好的,还面带微笑,我心里一个劲儿地感谢主!但想到他不听带领的话去听“东方闪电”的道,我的血气就上来了,气势汹汹地质问他:“你为什么把电动车放在信‘东方闪电’的人家里?这一整天跑哪里去了?是不是也去信‘东方闪电’了?如果你真去听了‘东方闪电’的道,赶紧向主耶稣好好悔改!”他看我说话这么冲动,像没事一样,还耐心地跟我解释,叫我不要听信带领的话,但我根本听不进去丈夫的劝告。第二天,我叫来一个老姊妹,一起为我家弟兄禁食祷告,求主看顾保守他不被“东方闪电”偷走。

第三天,带领来到我家劝我家弟兄去教会悔改,他不听也不肯悔改。这时我又劝他以后不要再与“东方闪电”的人接触了。他坚决地说:“我没有信错,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为什么要我去教会悔改。”看到他一脸坚决的表情,我心想:你不肯悔改,是你自己不顺服,我是要听带领的,带领是事奉主的领头羊,他不会骗我们的。同时我感到困惑不解:“东方闪电”的道到底讲的是什么呀?怎么一个个事奉主的人都去信了?是什么力量把他们吸引过去的?

因丈夫信了“东方闪电”被教会开除,我也受到牵连。从此,我去教会聚会,弟兄姊妹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一次我去聚祷告会,周姊妹对我说:“带领让我转告你,因你家弟兄信了‘东方闪电’,你没有及时向他汇报,属于包庇弟兄,就停止你的事奉,除了普通的聚会以外,其他的聚会都不许你参加。”听了周姊妹的话,我心里很难受,马上起身就走。走在路上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心想:丈夫信了“东方闪电”,我也竭力挽回过,但他一直不肯悔改我也没办法,再说我又没有信“东方闪电”,带领为什么把我的事奉给剥夺了呢?这也太过分了!主耶稣明明教导我们要彼此相爱,他这样做哪有一点爱心啊?我无精打采地回到家。丈夫见我这么早回来,就问我怎么回事?我气呼呼地与他说明缘由,他耐心地劝我:“他们停止你的事奉,有神的美意在其中,你就不要去教会了,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你赶紧跟上神的新工作吧!”可我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们两个人各信各的互不干涉,但他每次都会跟我谈神的新工作。

后来当我再去聚会时,弟兄姊妹见到我都像躲避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看到一张张冷冰冰的脸,我心里满了苦涩滋味,慢慢地我就不去聚会了。但我还是持守主的道,在家照样每天祷告、看圣经。
2003年,我家盖房子挖地基。一天,丈夫叫来两位信全能神的弟兄,帮我们家干了两三天活儿,但我却一点都不知道,还以为是丈夫叫来的外地小工,我发现他们在干活时就像给自己家干似的实实在在。后来我发现,丈夫自从信了全能神以后,临到事不像以前那样和我争辩了,而是耐心地和我交通,看到他身上确实有些变化,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全能神的作工的确能变化人。之后,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到我家来,我也不反对了,但我心里始终坚信,主耶稣回来肯定会先启示带领的,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跟我交通,我总是闭口不谈。

2006年正月的一天,我多年没有痛过的胆结石病突然复发了,痛得我在地上直打滚,检查之后发现胆囊肿大,需要立刻手术。手术后,姐姐(信全能神)过来照顾我。我躺在床上,心想:这个病复发肯定是我离开主耶稣不去聚会的缘故,于是我就向主耶稣祷告,求主饶恕赦免我的罪。这时,姐姐劝我说:“妹妹,我们信神得凡事听从神的话,不能盲目地听信人的话啊!特别是对待主来的大事,我们更得慎重对待,当存着寻求考察之心,这样才能听见神的声音,迎接到主耶稣的再来。”无论姐姐怎么说,我就是闭口不谈。半个月后,我出院在家休息,全能神教会的杨姊妹又来了,她对我嘘寒问暖,还帮我们家做饭搞卫生。我心想:我弃绝她,她不但不记恨,反而这样帮助照顾我,再说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她的爱心从哪里来的呢?再回想宗教里的弟兄姊妹,他们见到我都躲得远远的,像仇敌一样对待我。相比之下,我从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身上看到了从神来的爱,他们根本不像带领说的那样对待人不好!渐渐地我对全能神教会弟兄姊妹的看法有了转变。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