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等候,主必快来

今天是舅舅的生日,一大早我就骑车过去了。一路上,天气炎热却挡不住我内心的激动。这段时间因教会工作忙,已经很长时间没去看望舅舅了,今天听说表哥也回来了,他可是个大忙人啊,整天到各处讲道,难得和我们在一起,得抓住这个机会,向他请教请教。表哥是舅舅一手培养起来的牧师,和他们一起探讨,肯定受益匪浅啊!想着想着,我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不知不觉就到了舅舅家。

一进门,只见舅舅和表哥正在院子里的大树下高兴地交谈着,看到我来,舅舅很高兴,表哥也急忙招呼我坐下。我关心地询问了舅舅的身体状况后,看着这棵老树感慨地说:“舅舅,以往我们就常常坐在这老树下,听您给我们讲圣经故事、讲属灵前辈的经历见证。那时,您总有讲不完的话,而且话语里带着期望、语重心长,让我们很受激励,信心百倍,热血沸腾啊,就盼望能早日为主花费作工。不知不觉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表哥也感叹道:“是啊!”

舅舅听了乐呵呵地说:“一转眼你们都长大成人了,看到你们现在都为主作工、牧养教会,我感到很欣慰啊。哎,小静,最近讲道都讲的啥内容啊?”

我连忙说:“警醒等候,主必快来。”

主耶穌再來

舅舅点点头说:“嗯,‘警醒等候’太重要了。主耶稣福音已经传遍地极了,从各种预兆来看,主再来的日子已经到了,我们要时刻警醒等候,主会随时来提接我们回天家啊!看来在我们有生之年就能迎接到主的再来,的确要警醒祷告等候主啊!我已经老了,多么盼望能迎接到主的显现哪!”

我说:“是啊,只可惜现在许多人都知道主快来了,却不知道警醒预备,等候主的再来啊。”

这时,只见表哥若有所思地说:“我们的确应该警醒等候主的再来。最近我也常常想,到底怎么‘等’才符合主的心意?这‘警醒’又是指什么呢?”

我不假思索地说:“我认为‘警醒’主要是指常常祷告读经、勤作主工、凡事节制。正如经上说的:‘小子们哪,你们要住在主里面。这样,他若显现,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当他来的时候,在他面前也不至于惭愧。’(约2:28)所以,作为基督徒,我们每天都应这样谨慎自守,这样主再来时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地面对主。我们教会一直坚持实行二十四小时的轮班警醒祷告,并设立了守望台,这样主再来时才不至于被撇弃呀。”

舅舅听后满意地点点头:“嗯,做得好,但还不完全哪。”

表哥说:“爸,那你给我们讲讲吧!”

我也期待地看着舅舅。

舅舅面带微笑说:“好,‘警醒等候’最主要的是守住主的名、守住主的道。因为在末世要有危险的日子临到,人要爱世界胜过爱主,并且各种异端也要出现。主耶稣说:‘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23-24)从这里可以看到,主要求我们‘警醒’,最主要就是在主驾云来接我们之前,我们要防备各种异端,若有人传主回来都不可听,都不可信,咱得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啊,要不怎么能被提天国呢?”

儆醒等候

我听了赞同地点点头。

只见表哥沉思了一会儿说:“爸,在这件事上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舅舅有点诧异地说:“哦?说来听听。”

表哥说:“末世的确会有假基督出现,但也正是主再来的时候,如果我们对主再来的消息一概不听、不信,万一主真的回来了呢?我们不就错过被提的机会了吗?所以,我觉得这段经文是主在提醒我们要学会分辨,不能被假基督迷惑了,不是一味地消极被动防守,而是当有人传主来时要学会分辨,听听是不是神的声音。主耶稣说:‘半夜有人喊著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太25:6)在末世的末了时期,我们应该做聪明的童女注重听主的声音,当有人喊‘新郎来了’,也就是有人传主回来的消息时,我们就要去寻求考察,看看到底是不是圣灵的说话发声,是不是出于神的,这样才能听到主的声音,迎接到主的再来,被提到主的面前啊!”

舅舅没有吭声,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这时,正在厨房帮忙的表妹听到我们谈话,就过来说:“爸,前两天蔡姊妹的大姐带着一个‘东方闪电’的传道人,到她家见证主已经回来了,发表了许多真理,作了末世的审判工作,讲得有理有据,还念了一些神的最新说话,我们听了感觉都很好。当时蔡姊妹就因你以前曾吩咐过,凡是传主来的都是假的,不能接待,把她们给赶走了,我们感觉她这样做不合适,你们说遇到传主回来的人,到底该怎样对待才合适呢?”

舅舅的脸马上由“阴”转“晴”,说:“感谢主啊!我觉得蔡姊妹做的完全正确,没啥不妥的,因为只要不是驾云降临的主耶稣就是假基督,就是迷惑人的;所以,不管谁传主回来的消息,我们都应该把他赶走,难道这不合乎圣经吗?还会错吗?”

表妹听后感觉不对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就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表哥。

表哥沉着地回答说:“爸,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都在盼望主快回来,提接我们回天家,现在‘东方闪电’的人传主已经回来了,作了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还发表了洁净人、拯救人的一切真理,我们就应该做聪明的童女虚心寻求考察,先听听他们讲的到底合不合乎主的话,不加分辨就把人赶走,这样做不合适吧?”

舅舅肯定地说:“这没啥不合适的,经上明明说:“……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太: 24:30)可见主再来是驾云降临,现在我们没看见这个事实,主怎么可能来了呢?”

表哥说:“爸,主来是大事啊,咱们就抓住一节经文来解释下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呀?当初犹太法利赛人苦盼弥赛亚的降临,熟读预言弥赛亚来的经文。可当主耶稣来作工时,因不合他们的观念想象,他们不但不承认主耶稣是基督,是弥赛亚,还把主耶稣钉死在了十字架上,成了抵挡神的罪魁祸首,遭到了神的惩罚、咒诅。爸,我们应该吸出法利赛人的教训,在等候主来的事上要小心谨慎才对啊!万一做出了抵挡神、亵渎神的事,那就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了,后果不堪设想啊!‘东方闪电’是不是神的作工,是不是主的再来,咱没有亲自了解,也不清楚啊!要是遇到‘东方闪电’的人,就请人家来给我们讲讲,我们考察清楚了,再下结论也不晚啊。你们说呢?”

表妹听了连连点头,舅舅一脸不悦,还瞪了他们一眼。

为了缓和气氛,我连忙说:“哥,你说得也有道理,合乎主的教导,但是圣经上确实有预言主是驾着白云来啊,这又怎么解释呢?”

表哥耐心地说:“这段时间哪,我没少查考有关主再来的经文。我发现预言主再来的经文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预言主驾云公开降临;一类是预言主像贼一样隐秘降临。就如:‘……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启3:3)还有:‘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太25:6)从这些经文中可以看出,主来是有两种方式,一种像贼一样来谁也不知道;一种是驾云降临众人都要看见。我个人的领受,主再来很可能是先隐秘降临来作工,作完工作以后,再公开向万人显现,就跟主耶稣作工时一样,先道成肉身成为人子作钉十字架救赎人类的工作,然后再死里复活,公开向人显现四十天就升天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舅舅马上反驳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这里说的‘如同贼一样’和‘半夜’是指主来的时间没有人知道说的,并不是指主隐秘地来说的。”

表哥诚恳地说:“爸,在这事上,我是这样领受的。圣经上多处都预言主再来是‘人子降临’,就如:‘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路17:24-25)说‘人子’就是指神道成肉身说的,而且主耶稣明确告诉我们‘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如果主再来像我们想象的直接驾云公开向万人显现,那就无须受苦了,更谈不上遭人弃绝了,所以我认为主再来很可能是先道成肉身隐秘降临。就像当初主耶稣来作工时一样,人都不认识他是要来的弥赛亚,还把主当成一个普通的人,都弃绝他、定罪他。所以我觉得,‘如同贼一样’和‘半夜’不单是指主来的确切时间没有人知道,还是指主再来是以人子的方式隐秘降临说的。而且我认为凡是预言“人子”再来的经文,都是指主隐秘降临说的,因为神道成肉身成为人子,人看见了也不认识,就像主耶稣来作工一样,这才是隐秘降临作工的方式,所以主再来很可能是先以“人子”的方式来作工,然后才是公开向万民显现。”

我琢磨着表哥说的话,心想:“就是呀,表哥说得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应该是圣灵的开启光照啊!”

表妹也说:“哥,你这样交通,真有亮光啊!我以前也没少看这些经文,怎么就没看出来呢?看来,不用心琢磨真不行啊!”

这时舅舅在一旁小声念叨:“人子不就是主耶稣吗?主耶稣不是受完苦了吗?怎么还会是人子再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不由感叹道:“如果根据这节经文,主来真是以人子的方式隐秘降临,我们还真不好认哪!”

表哥说:“嗯,如果主再来是人子降临,就也会像当初主耶稣作工时一样,遭到宗教界的抵挡、定罪和弃绝!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在警醒等候的时候就更要留心了,如果有人传主来,尤其主来所传的道又被宗教界定罪、弃绝,我们就更应该寻求考察了。”

表妹感叹道:“看来主再来的事不像我们想得那么简单啊。如果主再来真是隐秘降临成为人子,那我们该怎样警醒,才能迎接到主的再来呢?”

表哥思索着说:“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明白。不过启示录中多次提到:‘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我觉得凡涉及主来的事,都不能疏忽,尤其是见证主来说话作工的,更应该好好考察,多祷告寻求,分辨是不是主的声音,一旦确定是主的再来,那就得赶紧接受啊,就像启示录中说的:‘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3:20)这才是‘警醒等候’的实际所指啊!‘主耶稣驾着白云来已经是公开显现了,众人都会看见了还用警醒等候吗?所以,在“人子”作工期间,我们就要注重寻找主的显现作工,留心听主的声音,这样才不至于错过主的再来呀。你们觉得呢?”

这时只见舅舅满脸冒汗,自言自语地说:“这节经文我怎么没注意呢?主在门外叩门?‘叩门’?是驾着白云来叩门吗?驾着白云怎么叩门呢?这事还真没弄清楚。”

駕雲降臨

表妹担忧地说:“爸,哥说得有道理呀。现在我还真有点担心,没经过考察就随意定罪“东方闪电”,还把“东方闪电”的人赶走了,如果“东方闪电”真是主的再来,我们这样做不是抵挡主了吗?不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了吗?”

表哥也说:“嗯!是啊!以后我们遇到‘东方闪电’的人见证主来,可得好好考察考察啊,不能再盲目弃绝、随意定罪了。因主耶稣说过:‘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27)‘东方闪电’本身就是有关主再来的预言,这极有可能就是主在末世的显现作工啊!”

这时舅舅不再吭声了。

表哥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些事,我不由自主地说:“噢!怪不得许多教会的头羊、好羊都接受了‘东方闪电’,看来‘东方闪电’极有可能就是主再来的显现作工,我们也得赶紧寻求考察了……。”

表哥和表妹都点了点头。

“吱吱吱……吱吱吱……”此时蝉噪声此起彼伏,但我心里却十分舒畅,感觉今天真是不虚此行。

“开饭喽!”听到表嫂的喊声,我们都高兴地走了过去,席间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河南省  小静

相关推荐:

怎样「儆醒等候」主再来?

《等》聪明童女迎接主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