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在旷野地,今沐生命泉——一位天主教友归回的见证(有声读物)

昔日,教会火热

我们家世代信天主,我出生几个月就领洗了。记忆中,我总是在睡梦中被刺耳的闹铃声惊醒,然后被父母拽起来匆忙梳洗后,趁着夜色赶到教友家望弥撒。

听父母说,在中国信天主是受逼迫的,经常有神父、教友被抓坐牢,所以,我们为了安全只能晚上去望弥撒。尽管如此危险,但教友们依然很热诚,无论严寒还是酷暑,只要哪里有举行弥撒,教友们互相转告,争先恐后扶老携幼结伴而去。大家唱着圣歌,像过年一样兴奋,很多教友都通宵未眠,但个个精神抖擞……

如今,教会犹如荒场

转眼间,我已长大成人,可教堂的光景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望弥撒的教友越来越少,而且多数都是年纪大的老伯、大娘,很少能看到年轻教友的脸。偶尔教堂搞活动时,望弥撒也热闹非凡,可乱得跟菜市场似的,搞传销、直销的,卖保险的,开超市的、餐馆的等等,大家都打着望弥撒的旗号去教堂拉客户。教友们在一起不是谈怎么敬拜天主、实行天主的话,而是谈家长里短,要不就是介绍自家的产品,真心敬拜天主的没有几个。后来,教堂的光景越来越不好,神父讲道没亮光,还经常大肆地定罪其他教派,让我们教友都互相防备。甚至还和其他神职人员分帮分派,有时因各自持守的观点不同而吵架闹纷争,信众也三人一帮、五人一伙互相论断、攻击,再也看不到以往的爱心和包容。看到教会的景象,我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的光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2009年,我到日本留学时去教堂望弥撒,看到日本教堂跟中国教堂一样乱,神父、教友的所言所行跟外邦人一样,都赶世界潮流,互相攀比,并且都很势利。神父看到有钱人总是笑容可掬,而对没钱的教友都是冷眼相待,说话口气也生硬。在异国看到此景,我特别寒心,也很迷茫,心里也再没有那种对天主的依恋了,每天念的早课、晚课我感觉都成了一种压力,有时都不想再去教堂望弥撒,可又害怕被天主定罪下地狱,不敢不去。后来我虽然勉强去了教堂,但灵里得不到供应,心里空落落的。有时我会想:教会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往人少,中共还逼迫,但教友深更半夜去望弥撒都有劲,可现在环境越安逸,人倒越疲沓了,难道是信主的人多了?或是听道听多了没有神秘感了?我心里有很多困惑。

2018年5月,我和丈夫带着不到一岁的孩子移民来到美国。安顿好后,我们就到离家不远的教堂望弥撒,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又大又华丽的教堂人却非常少,神父在上面讲道,下面多数人都是满脸困倦,打着瞌睡。看着偌大的教堂稀稀拉拉的人和空空的座位,还有坐在教堂一张张面无表情无精打采的脸,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看见教堂荒凉忧愁的姐妹

我想去网上查找一些好的教堂,可我看到的是,很多天主教堂里面摆满死人的牌位,人在烧香祭拜,还有的教堂神父把和尚请到教堂念经,还有很多神父、主教的丑闻……看到这些情景我就会想到圣经上天主耶稣说的话:“‘我的殿宇,应称为祈祷之所。’你们竟把它做成了贼窝。”(玛窦福音21:13)从中国到日本又到美国,从陆地到网上,哪里的天主教堂都一样。突然间,我感觉现在的教堂都变质了,虽然外表装饰得比较华丽,可不再是神圣的地方。我很困惑,现在的教堂如此混乱、死沉,天主圣神为什么不管呢?

迷茫中的偶遇,得知了教会荒凉的根源

今年7月的一天,我带着女儿去教堂望弥撒,认识了Kelly姐妹,我们一见如故。回家的路上,Kelly姐妹跟我讲了很多圣经里的故事,比如撒玛利亚妇人因着悉听天主耶稣的话,从天主带有权柄、能力的话中认出了他就是要来的弥赛亚。还有天主耶稣说的聪明童女,不仅仅是指外在的用功读经、坚持聚会,更重要的是会分辨天主的声音,这样才能在天主回来时迎接到天主……姐妹的交通让我感到很新奇,我在天主教堂聚会那么久,从来没有听过这样新鲜的交通,我感觉很有亮光,心里特别有享受。姐妹邀请我去他们的查经班学习,我很高兴地同意了。

在查经班我认识了很多新教友,还有基督教的弟兄姐妹和讲道人刘弟兄。见到这些弟兄姐妹我感觉特别亲切,大家在一起互相交流自己的经历,我感觉心里很释放。于是,我也把自己的困惑跟他们敞开交通。

我说:“我去了几个国家的教堂,都感受不到天主的爱,也感受不到圣神的作工。有的教堂神父让教友把家里死人的牌位放到教堂去祭拜,看到教堂越来越乱,也不再充满天主的光荣,我自己的信心也越来越冷淡,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呀?”

刘弟兄说:“姊妹,你提的这个问题很实际,是现在绝大多数教友的困惑。教友都觉得我们天主教是宗徒正根,可为什么教堂会失去了天主的光荣,沦落到现在的荒凉境地呢?其实要想知道现在教堂荒凉的原因,我们得先回顾几千年前圣殿荒凉的原因。起初律法时代的圣殿充满天主的光荣,人在天主圣神面前都得毕恭毕敬,就连司祭在圣殿事奉圣神,都得小心谨慎,谁若触犯了必会遭到圣神的击杀。就像旧约里记载有一个王叫乌齐雅,他打了胜仗势力强大后,便心高气傲,不听司祭的劝阻非要自己进圣殿跟上主献祭,冒犯了上主,他的额头马上长出癞病直到死亡。(参考编年纪下26:16-21) 从中看到圣神在圣殿时,谁也不敢胡作非为,就是众百姓的王也不行。因为圣神是圣洁的,他不容污秽,见污秽必要击杀。可到了律法时代后期,百姓守不住律法,司祭们拜偶像、献劣祭,而且人还敢在圣殿里公开兑换银钱、倒卖牛羊鸽子,把圣殿变成了贼窝,但却没有圣神的丝毫管教、惩罚,这是因为什么呢?如果天主圣神在圣殿里,他能容许‘盗贼’进入圣殿吗?很显然,肯定不能,所以说当‘盗贼’进入圣殿时,圣神早已经离开了圣殿。那圣神为什么要离开圣殿呢?主要是因为犹太教领袖不遵行雅威天主的律法,没有敬畏天主的心,他们只守人的遗传,却废弃天主的诫命,完全偏离了天主的道,失去了圣神作工;另一方面,是因为天主已经道成肉身作了恩典时代救赎人类的工作,圣神的工作转移了。我们都知道在律法时代后期,以色列人都因守不住律法面临被石头砸死、被天火烧死的危险,若圣神不离开圣殿结束律法时代,作钉十字架救赎人类的工作,那人都将死在律法之下。可见,圣神离开圣殿是因人的需要,也是因着工作的需要。圣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不会停留在一个时代。当律法时代的工作达到果效之后,圣神就开始下一步的工作,结束旧的工作,离开旧的工作场地,去开展新工作,带领、引导新时代的人。此时的人若跟不上,就没有圣神的作工,得不到圣神的供应。慢慢地,人就饥饿干渴,导致人犯罪无管教,越来越堕落,绿洲变荒漠,迦南闹饥荒,教会成荒场!正如上主的话说:‘我必使饥饿临于此地,不是对食物的饥饿,也不是对水的饥渴,而是对听上主的话的饥渴。’(亚毛斯书8:11)同样,今天的教堂也成了买卖场所,成了贼窝,为什么没有上主的管教、惩罚呢?有一首圣歌唱道‘哪里有仁爱,哪里有真情,就有天主的同在’(摘自《哪里有仁爱》)教堂既然都吵架闹纷争,连起码的包容忍耐都没有了,哪还有天主同在呢?”

天主去了哪里

我点点头,听弟兄唱道这首熟悉的圣歌,我心里感觉特别亲切,又感觉有些心酸。我说:“你说的有道理,教堂感受不到爱,就说明已经没有天主同在了,若天主圣神在教堂的话,是没人敢这样藐视他的。”

弟兄说:“是的,那如今的教堂没有天主同在了,天主去了哪里呢?”

弟兄的问话引起了我的反思:对呀!律法时代末期,圣殿荒凉是因着圣神离开圣殿,作了救赎人类的新工作,那如今教堂荒凉了,天主又去了哪里呢?想想自从信天主,我只是按部就班地念经、望弥撒,看到教堂混乱我也有很多疑问,但很少考虑过天主去了哪里呀!我很想弄明白这个疑问,我期待着弟兄的解答。

弟兄打开圣经让我读:“收割前三个月,我就不给你们降雨,或者在这城下雨,在另一城却不降雨;这块地得了雨,而另一块地没有得雨,因而枯干了……”(亚毛斯书4:7)弟兄交通说:“从上主的预言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我们教堂没雨时,也就是没有圣神作工时,说明圣神已经在别处开展他新的工作了。其实,天主已经道成肉身回来了,发声说话开展了新的工作,带来了新的时代。‘这块地得了雨’就是指那些接受顺服天主末世再来作工的教会,他们因着接受了天主现实的说话,享受到了天主所赐生命活水的供应、浇灌。‘而另一块地没有得雨,因而枯干了’就是因着圣神的作工已经转移了,天主圣神已经结束了恩典时代撒种的工作,开始了国度时代收割的工作,圣神的作工从恩典时代的教堂里全部收回作在跟随天主新工作的人身上。恩典时代教堂里的神父、主教没有圣神作工的维护就枯干了,望弥撒无道可讲,只能带领信众守规条、仪式。教堂还有一方面荒凉的原因,是因为神父、主教不实行天主的话,不遵守天主的诫命,听到有人传天主再来的福音,丝毫不寻求考察就拒绝、抵挡、定罪天主再来所作的工作,导致教堂被天主厌弃,彻底失去圣神作工,得不到圣神活水的供应,陷入了荒凉之中。因此,信众拜偶像、闹纷争,犯罪没管教,听道就睡觉,教堂成了买卖、交易的场所。”

听了弟兄的交通,我很惊讶,难道说如今的教会荒凉是因着天主已经回来作了新的工作,我们没有跟上导致的?这时,我不禁想起了以前有人传天主回来作了新的工作,神父在望弥撒时定罪亵渎的事,我才明白原来教堂荒凉混乱是因为神父、主教们不带领信众寻求考察天主回来的作工,还抵挡定罪,违背了天主的诫命和宗徒的教导,而被天主圣神厌弃,被天主的作工撇弃淘汰的缘故。

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与主重逢

如何寻找圣神的作工

这时,我忽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听着刘弟兄清晰明了的交通,我心里确定,天主耶稣早已经转移在别的地方作了新的工作,那如何才能找到有圣神作工的教会呢?于是,我就把自己的问题说了出来。

弟兄认真地说:“感谢神!姐妹能这样领受,完全是圣神的开启带领。要想找到有圣神作工的教会,我们首先得知道天主再来要作的工作。圣经里天主耶稣早就给我们指明了路途,我们再来查考几节经文:‘我本来还有许多事要告诉你们,然而你们现在不能担负。当那一位真理之神来时,他要把你们引入一切真理,因为他不凭自己讲论,只把他所听到的讲出来,并把未来的事传告给你们。’(若望福音16:12-13)天主耶稣告诉我们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因为那时人的身量太小,说了也不能明白。所以,天主耶稣末世再来要说话,把我们生命需要的一切真理告诉给我们,这些真理就是给我们除罪达到洁净的真理。正如经上说的:‘求你以真理祝圣他们;你的话就是真理。’(若望福音17:17)也就是默示录里说的:‘有耳朵的,应听圣神向各教会说的话:胜利的,我要赐给他隐藏的“玛纳”……’(默示录2:17)天主提醒我们他再来要说话,还要赐给我们隐藏的‘玛纳’,我们找到圣神的发声说话就是找到了天主。

我们再来看一段神的话:‘耶稣来在人间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这次道成肉身结束了恩典时代带来了国度时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带入国度时代之中,而且能亲自接受神的带领。耶稣来在人中间作了许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赎罪祭,并未将人的败坏性情都脱去。要将人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完全拯救出来,不仅需要耶稣作赎罪祭来担当人的罪,而且还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将人被撒但败坏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后,神又重返肉身带领人进入新的时代,开始了刑罚审判的工作,这工作将人类带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顺服在他权下的人将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神的话清楚地告诉我们,天主拯救人的作工不是停滞不前的,而是一直不停地带领人往前行。律法时代时,因着当时初生的人类不会生活,圣神根据当时人的需要,借着梅瑟颁布律法,亲自作工带领人生活,让人守律法、诫命,活在天主的祝福中;但到了律法时代后期,因人守不住律法,犯罪太多,都面临被律法定罪、处死的危险。神为了拯救人类,便道成肉身成为天主耶稣的形像作了恩典时代的工作,为人类钉十字架作了人的赎罪祭,我们只要向天主认罪悔改,罪就能得着赦免,这就意味着我们不再因着犯罪触犯律法而被律法咒诅定罪了。虽然天主不看我们为罪,但并不代表说我们就没罪了,因为撒但的犯罪本性还在我们里面根深蒂固。像我们虽然外表有很多好行为,但还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常常说谎搞欺骗;一旦临到不合己意的环境时,还能常常误解、埋怨天主,就算不说出口,心里也会消极、抵触;临到天灾人祸时,甚至还会背叛天主……我们有这些表现,足可以证明我们还活在罪中。因此,天主为了彻底的洁净、拯救我们,在末世再次道成肉身发表话语,作了一步比恩典时代更新更拔高的工作——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凡是接受跟随天主,接受国度时代话语工作的人都赴上了羔羊的筵席,得着了神赐给人的一切真理,开始了国度时代子民与天主面对面的生活。正如默示录预言说的‘这就是天主与人同在的帐幕,他要同他们住在一起;他们要作他的人民,他亲自要‘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天主’(默示录21:3)。”

听了弟兄的交通,我心里很亮堂,原来天主的工作往前走了,天主圣神离开恩典时代的教堂已经作了新工作,就是开始作国度时代的新工作了。而我们听到有人传天主回来作新工作的消息,却听信神父的鬼话,不听、不接触也不寻求考察,只守在教堂里,没有跟上天主的脚踪,所以被天主丢弃了。现在只有跟上天主的脚踪才能找到有圣神作工的教会,也只有接受天主所作的国度时代的新工作,才能获得圣神的作工带领,过上与天主面对面的生活。

原来天主已再临

接下来的几天,刘弟兄给我详细地交通了天主拯救人类六千年经营计划的三步工作,以及天主在每个时代所作工作的内幕、实质,还有得救与蒙拯救的区别、什么是道成肉身、如何分辨假基督、神名的奥秘等,我饥渴的心得到了生命活水的浇灌,灵里得到了极大的饱足。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中国传得沸沸扬扬被神父定罪的“东方闪电”就是天主显现的作工,我感慨万千地说:“幸亏我从头到尾听了这个道,不然抵挡了天主还不知道啊!真是太危险了!”接下来,我如饥似渴地读全能神的话语,积极参加聚会,看福音电影、学诗歌,很快我就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全能神教会我真实体会到有圣神作工的踏实享受,感受到这个大家庭的温暖。

不久,我和姊妹一起给丈夫见证了神的末世作工。如今,丈夫也跟上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们每天享受着神生命活水的牧养浇灌,生命在不断地长大。是全能神的话语揭开了一切奥秘,让我们有了分辨,不再麻木地跟随假牧人走抵挡神的路,终于跟上了羔羊的脚踪。

(此文章中的圣经来源:天主教圣经思高本)

—— 放下

 

延伸阅读:

信天主35年来最重要的“一堂课”

基督徒见证:盼主40年,终圆被提梦

🙂 若您对我们网站的内容有新的领受或者您在信仰上有哪些困惑与难处,欢迎您与我们分享,因主耶稣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愿我们在基督里互相帮助扶持,生命得以长大。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1、通过网站下方的在线聊天窗口,与我们在线交流。

2、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