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 神的发表《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六篇说话》粤语神的发表《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六篇说话》粤语 全能神说:“ […]
  • 神话语诗歌《全能者的叹息》神话语诗歌《全能者的叹息》 1 全能者的眼目巡视一个个受害至深的人类,听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号,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无耻之态,感觉到的是人类失去救恩的无助与惶恐。人类拒绝他的看顾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鉴 […]
  • 教会怎么荒凉了?教会怎么荒凉了? 在我六七岁的时侯,一次大伯和大伯母来家里看望奶奶,我看到大伯母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还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我看到心里很害怕,就好奇地问妈妈大伯母怎么了。妈妈很无奈地说:“你大伯母生病 […]
  • 在命运面前,人能做什么?在命运面前,人能做什么? 夕阳的余晖照在广场的草坪上,熠熠生辉。同学打电话约我来广场找她,我远远望见好久不见的同学,她双手抱着腿蜷缩在长椅上,一副痛苦无助的样子。我心里一紧,快走几步上前拉着她的手,关切地 […]
  • 选 择 我父亲重男轻女,在他的观念中,生一百个女孩都不算是孩子,只有生一个男孩,那才算是孩子。小的时候就听我母亲说,我出生那天,父亲从家里送饭到医院的路上,遇到一个刚从医院回来的亲戚。那 […]
  • 最大的祝福最大的祝福 1997年,我第一次随公司的老板走进北京的一处三自教堂,这个教堂很大,信徒特别多,来参加聚会的人都特别喜悦。那时侯,20多岁的我和丈夫刚离开家乡到北京打拼,生活上自然有很多难处。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