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

80年代初期,30多岁的我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我认为自己年轻力壮,为人忠厚,只要对工作负责,再加上自己过硬的建筑技术,在公司一定能有一番作为,过上人上人的生活。我在这家建筑公司一干就是好几年,但令我不解的是在公司论为人、论技术我都是无可挑剔的,但我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公司的认可,迟迟没有被提拔。后来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工友笑着点拨我说:“在公司上班最重要的是你得跟公司的经理关系走近点,至少逢年过节得有所表示。”明白之后,我心里很是气恼,因我厌烦那些溜须拍马的人,更看不惯那些只采用手段不干活就能混到工资级别的人。但为了自己能在公司立足,还得适应这个潜规则。过年时,我给公司的经理表示我的“心意”后,我立马就被提拔为队长。

当上队长后,我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严格地监督指导着工地的质量与工程,也为着队员们的安全时刻操劳着,我的为人与技术指导也得到了队员们的一致认可,为此我认为自己这样的努力,会得到公司的认可与重用的,但现实还是回击了我的想法,因公司都是根据每个队长给经理送礼的多少来决定员工能否挣到钱的,不送礼,公司就不让人干挣钱的活,所以为了使自己在公司继续生存下去,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也顺应着这样的生存规则,深刻地体会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话的实际意义。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行,各地都开始大规模地开发建设,我们公司开始实行承包到个人,随之而来的是,各个工程队为了能承包到工程,更是请客送礼,各显神通。一听说哪个单位有工程,队长们都是挤破头地疏通关系,给建设工程的所属单位的一把手送礼,为了不使各个单位的领导有伤大雅,送礼者更是绞尽脑汁,将送的礼金给装进鱼肚里,有的装进鸡肚里、鸭肚里,有的送现金,有的送黄金饰品、钻戒等等。我也随波逐流,才好不容易把一个工程承包到手。但到开工的时候,建设局、质量监督局、设计院、还有占地队的干部都出面“监督指导工作”,说工地上这也有问题,那也不合格,检查了一上午也开不了工,中午还得请他们到高级饭店吃喝,一场下来花了好几千元,吃完饭还给他们每个人送红包,少则两千元,多则五千元至一万元不等,就这样才得到他们的审批,允许工地开工。工程开工以后,这些监管部门又定期委派人来监督工程质量,说是例行公务,不如说是搜刮民脂民膏。每次他们“光顾”工地,我都得忙前忙后,请吃请喝好好地伺候,吃喝完毕还得再送红包。期间,这些监管部门的领导还借故约我陪他们逛商场,他们挑选一些名牌高档服饰,就由我来为他们买单,甚至有时候他们还直接张口跟我要钱花,声称自己这段时间手头紧。说实话,那时的我真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但没办法!为了使工程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我也只能忍气吞声地这样“奉陪”,那些日子我除了奔走在工地之外,还得陪着这些领导们穿梭在灯红酒绿的社交场所。后来我因长期酗酒得了胃病,高血压,真是苦不堪言。最让我痛苦的是,这样一处工程下来除去各方面的花销外,也赚不到多少钱。

面对这种“艰辛”的生活,我在想:为什么凭自己的技能干活赚钱就这么难呢?这些国家体制内的各个部门领导咋就这么腐败、奸诈呢?我感到很是无奈。一开始我所承包的工程没有赚到多少钱,但我并没有灰心,为了以后能赚到更多的钱,我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与这些领导搞好关系上,为自己以后的发展奠定基础。却没想到这一做法使我彻底地陷入了罪恶的泥潭,步入了绝境。

絕處逢生,建築

1992年,我费尽周折在市里承包了一项工程,预计这项工程干下来能赚到一些钱,正当我雄心勃勃地为工程的开工准备时,公司领导叫我们四个队长先给四位市领导每人建一栋私人别墅,并说这是我以后发展事业的机遇,能为市领导效劳,不愁以后挣不到钱,过不上好日子。天真的我信以为真,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些有权势的人身上。我向银行贷款,向亲戚朋友借钱,开始给他们建别墅,快建好时,上级纪检部门来检查时,我不仅垫资给市领导建房,还得为他们打圆场,包庇他们。但最终我的努力没能使他们逃脱法网,四个领导都因涉嫌贪污受贿被检查机关依法处置。而我苦心打算的美好计划也随之泡汤了,别墅没竣工就被充公了,我为此落下了几十万元的债务无处讨还,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万般无奈,为了还债,我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承包别的工程上,开始干自己从干建筑业以来,从未干过也是最不愿意干的事情,开始偷工减料。我把国标钢材换作次标钢材,由六根钢筋减到四根钢筋,这样就能减少三分之一的钢材成本;在使用水泥上我也减料,这样整个工程干下来就能节省投资。说实话,每次干完这样的事,我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工程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整天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特别是听说各地出现的豆腐渣工程,给许多的居民造成生命财产安全事件时,我的良心不安,睡觉都时常做噩梦,病痛也接踵而至,高血压引发的头晕头痛,失眠症缠着我,身体心灵都倍受煎熬,让我感觉自己就像生活在人间地狱里一般。这样我在世界的潮流中迷失了自我,在罪恶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工程干到一半时,所属单位迟迟不按合同拨款,工人的工资银行的贷款已无法支撑,无奈我只好借高利贷来发放工人的工资。几经周折最后才知道工程所属单位是一个亏空已久的单位,根本没有实力建设这项工程,工程泡汤,我更是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收场,筋疲力尽的我彻底活在失望中。这时,我听说一个公司的承包工程队长,这几年连续承包工程,欠下巨额贷款无法偿还,上吊自尽的消息,我一下子感觉自己也站在地狱的门口了,我再也没有勇气往前走了。随之,要账的人也接踵而来,有的人躺在我家床上不走,那时的我在人面前低三下四,真是颜面扫尽,就是最知近的亲戚朋友都怕我还不了钱,翻脸不认人。回想自己这几年的奔波、忙碌不但没有挣到钱,反而身心疲惫,还欠下了几十万元的债。我仰天长叹:“老天爷啊!我活得太苦了!我活够了!我真不想活了!”

正当我在鬼门关徘徊的时候,全能神的国度福音临到了我,我才知道人都在神的主宰之中,有了神我才感到生活有了希望。当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今天,我既然把你们带到这一步,便有我合适的安排,有我本身的目的,现在若告诉你们,你们真能有认识吗?我深知人心所想,人意所愿,谁不曾为自己找出路?谁不曾为自己前途着想?但即使人的大脑丰丰富富、五彩缤纷,但谁能料到万世以后的今天竟会是这样的呢?难道是你主观努力的结果吗?是你奋力拼搏换来的吗?是你大脑勾勒出来的美丽的画面吗?若不是我带领整个人类,有谁能超脱我的安排而另找出路呢?难道是人的‘想’、人的‘愿意’把人带到今天的吗?多少人的一生不能如愿以偿,难道是他们的思维出差了吗?多少人的一生是料想不到的幸福、美满,难道是他们的要求水准太低了吗?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一篇说话》)全能神的话使我心服口服,让我感受到人的命运的确不在自己手里掌握啊!回想自己这些年,一直都在为自己的前途筹划打算,可是却没有一件事是心想事成的。这几年我一心想多挣钱过上人上人的生活,但到今天不但没挣到钱,还白搭进去不少钱,更没想到曾经风光一时的我,现在竟落得如此窘迫。为什么我不断地为自己的前途打拼,却又不断地失败呢?原来人的命运不在自己的手中掌握,而是在于神的命定。我从心里感觉这就是神的话。我不由得在心里向全能神发出呼求:“神啊!原来人的命运、人的生死存亡都在你的手中掌握,今天我能走到这一步,也是你的主宰命定,没有这样的环境我不会来到你的面前。神啊!我感谢你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中救起,使我有了生活的勇气,以后我的人生道路该如何走,我愿意顺服神你的安排。”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 我找到了人生的航标我找到了人生的航标 我从小最大的梦想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我认为有钱就有了一切,就能得到人的高看与认同,那样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努力地学习,终于从农村考到了繁华 […]
  • 职场上的基督徒职场上的基督徒 同事之间的相处,我们不其然会小心翼翼,但有些时候却避免不了因着一些小事而面临关系僵化...... 有时我们与同事之间会因有些工作上的意见不合而吵架;或者因着老板器重别人,而轻视 […]
  • 失迷中是谁将我救起?失迷中是谁将我救起?   我曾做过网络营销工作,被这个物欲横流的邪恶社会熏陶得没有了人模样,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钱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等撒但生存法则,使我在光鲜华丽的外表掩盖 […]
  • 向潜规则说“不”向潜规则说“不” 我是从事建筑行业的,在这个行业里我摸爬滚打了十多年。起初我包工程时是从原承包商手中转包的,因为承包商把价格压得很低,所以尽管自己披星戴月苦苦经营一个工程,最后也赚不了多少钱。要想 […]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