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跨出校门的那天开始,我就把挣钱当作我的人生目标,只要能挣到钱,再苦再累我也不在乎。就在我一度为了金钱,差点赔上性命的时候,造物主的爱手抓住了悖逆至极的我,使我化险为夷、如获新生。

我和妻子还在处对象时,她就常常给我见证神的爱,虽然我相信有神,但又想现在的人都是向钱看齐,谁还关心天地万物在神的手中掌管呢?当你给周围的人说信神,又有谁会理解你?又有谁会和你坐在一起探讨、寻找人生方向的话题?更何况,人要想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还是离不开钱,有时间都琢磨怎么能挣更多的钱。于是,我总是回避这些话题。可妻子很执著,老追着给我读神的话,慢慢地,我也能感受到神的话很亲切、实际,让人听了之后感到心得释放,有依靠。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介绍我一条发财之道。于是,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购买大货车、联系运输线路上。妻子耐心地劝说我:“咱们有衣有食就行了,不追求世界上奢靡的生活,你冒着走险路运输货物去挣钱,实在太危险。”可是想着能挣钱,我哪里听得进去妻子的话,心想:只要能挣到钱,路不好没什么,我小心、谨慎一点就没事了。最终还是硬着颈项购买了大货车。听说A地与B地之间拉货特别能赚钱,我离开了家乡,踏上了跑A、B两地的路途。临走时妻子千叮咛万嘱咐:“再忙也不要忘记祷告,我会联系弟兄姊妹找你聚会的。”我也就随口答应了妻子。我所到之处人烟稀少,路况惊险,窄窄的一点小路上一边是悬崖,一面是山洼。这条运输道路能赚钱,就是因为地况太危险,很少有人敢冒险。尤其到了下雨的季节,这条线路完全是停止的,因此,跑一趟费用很高。在金钱的引诱下,我一直坚持跑这条线路。

刚开始,因着不忙、妻子的提醒,我还能有意识地看神的话,也向神作个祷告,但后来,周围认识的人多了,我就渐渐地管不住自己,开始注重吃穿玩乐了。没想到两个月后,妻子通过教会联系到了就近的弟兄姊妹来找我过教会生活。在如此偏僻的地方,竟然还能和弟兄姊妹聚会,我真得感到很意外,也有些受感动。两位姊妹来和我聚一次会,单边就得花路费300元左右。而且聚会结束已经是晚上11点,她们还要花钱去住出租房。我被姊妹们的信心和受苦心志感动了,心想:信神的人真是任劳任怨,让人佩服呀!所以,刚开始,我还能每个月坚持一次聚会、读神的话。后来,因着忙碌,我的心就不由地被事情占据,慢慢就不想聚会了。一天,我忘记了是聚会的日子,忽然听到敲门声和姊妹们的说话声,这才意识到今天是聚会的时间,可是我实在累得不想爬起来了,就把被子一蒙继续睡觉。到了第二个月聚会的时间,姊妹们来敲门的时候,正好有朋友在,我还是没有开门,猜想她们这次就会知难而退,不会再来了。可是到了下个月的时间,她们还是如期而至。再后来因着中共政府正在秘密抓捕信神的人,我心里有些害怕就更不愿意接待她们了。就这样,我一次一次地逃避了神赐给我得真理的机会。

一天,一个大客户找我运货,这次的生意是一笔大买卖,一路上我盘算着这次的收入,心里美滋滋地。车行驶了一半路程的时候,天下起了雨,我的心开始紧缩起来,告诉自己开车一定要小心谨慎。可是雨一直下,就在行驶到上生死之间,一线牵坡路段时,车后边左轱辘突然倾斜,整个车失去了平衡,吓得我不敢呼吸,感到随时都有滑到深谷,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危险,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就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我突然想到了神,我便立即大声地呼求:“全能神啊!救救我……”就在那一瞬间,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藏民,稳住我的车,赶紧给车底垫石头,才让车稳了下来,车脱离了险境,我从车上下来两腿还在发软,一个藏民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你的命真大呀!”我清楚地知道,不是我命大,而是全能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是神差派这些藏民来搭救了我,感动的泪水与雨水交融在了一起,我心里不停地感谢全能神,我体尝了生死就在分秒间,是神拯救了我。

回到家,我扑倒在地,第一次与神说心里话:“全能神啊!今天我才清清楚楚地看到,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的生命更是从你而来。我愿意信靠你,追求认识你,还报你对我的拯救之恩!”当我看到神的话说:“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无价的,为着人的心,为着人的灵。”(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我一遍一遍地读着神的话,心里酸楚楚的,泪水布满了我的眼眶。回想,神在我身上花费了心血代价,妻子一直给我读神话,见证神的爱,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还有弟兄姊妹来帮助、浇灌我;当我遇到险境的时候神还来搭救我!可我一直以来没有一点感恩的心,不听妻子的劝说,还把姊妹们一次次拒之门外。我把金钱看成了我的挚爱,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让我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被人高看,致使我把神的救恩不当作一回事,只是应付着跟随。可尽管我如此悖逆,神还是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在危难中保守了我,还借着话语开启我,我不愿再向以前那样悖逆神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地跟随神过教会生活,追求认识神,让神做我唯一的主,唯一的神!

过后,每当我看到视频中弟兄姊妹亲如一家人,每个人都在读神的话,和睦地在一起过教会生活时,我也很盼望弟兄姊妹快点来和我聚会。我常常走到窗边望着弟兄姊妹们来的路,盼望看到他们的身影。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也不见有弟兄姊妹来找我,想起姊妹们从几百公里以外远的地方一次次地来找我聚会,而我却一次次地把她们关在门外,我心里充满了懊悔与自责,希望神能感动弟兄姊妹再来找我聚会,我也能说上一句道歉的话。就在我为过不上教会生活特别痛苦时,一天下午,我突然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是李姊妹和张姊妹,我激动万分,心里不住地感谢神!进门还没坐下,李姊妹反而跟我道歉,说是她们没有尽到责任及时找我聚会。听李姊妹这样说,我很内疚、自责,也将自己亲身经历了的事情讲述给两位姊妹听,并表示我以后一定要好好聚会,追求认识神。姊妹们听后很受感动,眼里充满泪花,赞美、感谢神对我的拯救。姊妹们和我一起读了一段神的话,让我更加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说:“人花费毕生的精力都在与命运抗争,一生都忙碌于养家糊口、穿梭于功名利禄之间。人宝爱的是亲情、金钱与名利,人把亲情、金钱与名利看为一生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尽管人都埋怨命运多舛,但人还是把‘人为什么活着,人当怎样活着,人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这些人最该明白与探求的问题置于脑后,一生无论多少年只为追求名利而奔波……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钱、名利,人把这二者当作救命稻草,当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拥有了金钱与名利人就能持续地活着,就会免去一死,但是当死亡临近的时候,人才发现金钱与名利离人是那么遥远,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独、无依无靠,如此的无助;原来人的生命不是金钱与名利能换来的,不管人拥有多少财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样的贫穷与渺小;金钱不能买来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无论是金钱还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寿命延长一分一秒……此时,人才真正地发现人拥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人也真正地发现一个人无论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说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两位姊妹交通后,我揣摩着神的话,使我从心里更加明白了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在我的心灵深处,一直把金钱看作第一位,为了挣钱,我什么苦都能受,而面对神的末世作工,我的态度却满了轻慢与抵触。我一直追寻着:“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个错误的思想观点,以致于我差点为了金钱连性命都赔上。我一生所追求的金钱、享受都是虚空一场,在死亡逼近时,它根本就救不了我,也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过真正的幸福与平安,而是让我越来越无止境的追求,甚至可以为了钱不惜自己的生命宝贵,更严重的是让我越来越远离神、悖逆神。想想世上有万贯家财、享受“天伦之乐”的人,面对死亡还是无所适从,金钱、享受并没有让人们逃脱灾难与生老病死。这次,神不光把我的肉体从死亡的边缘上拉了上来,神的话把我从未苏醒的心灵也一起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了神对我的拯救。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如果一个人能把自己的一生当作体验造物主的主宰、认识造物主的权柄的机会,当作尽到一个受造人类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难得的机会,人必然会有正确的人生观,必然会活在造物主的祝福与引领之下,必然会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会认识造物主的主宰,必然会归服在造物主的权下,必然成为见证造物主奇妙作为的人,也必然会成为见证造物主权柄的人。不言而喻,这样的人必然是被造物主喜爱悦纳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从神的话中我更加明白,我的一切都是从神而来,我以后再也不愿意为追求金钱而活着了,不再为肉体的享受虚度光阴了。从中我也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不再为金钱而活,而是有衣有食就当知足,走上追求真理认识神的人生正道。当我不再走险路挣高价钱时,妻子也不再为我的生命危险而担忧,我也有了前所未有的释放和平安,从此我不再是钱的奴隶,而是有了正常的教会生活。

小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